众所周知,美国国内的金融机构须向美国税务局提供账户持有人的财务清单。这一举动让国税局能确保所有美国人的所有收入都向当局完整公开。
对于离岸账户开说,久长以来,外国金融机构(FFI)仅向个人提供金融账户信息。对个人账户持有者的要求是,纳税人需要通过FBAR或8938报告的形式自动向国税局提供他们的纳税信息。
海外账户纳税计划(简称FATCA)的公布目标就是为了弥补这一空挡。通过要求外国金融机构报告离岸金融账户的美国纳税人的账户信息,美国国税局可以把上述信息和个人填写的年度纳税表进行比较,断定他们是否有未申报的离岸收入。
许多外国金融机构没有意识到的问题是,这也是一把双刃剑。
让我们假设有一家加入FATCA申报,并赞成申报美国纳税人信息的外国金融机构,如果他们提交一份FATCA报告,两件事情是肯定会产生的:这家外国金融机构没有美国纳税人;或这家外国金融机构有美国纳税人,只是没有实行申报的责任而已。
让我们假设这家外国金融机构有10位需要申报的美国纳税人的户头。即使这10位中只有一位美国纳税人主动申报了他在这家外国金融机构的离岸账户信息,国税局就知道这家机构没有实行申报责任。
换句话说,如果这家外国金融机构申报了所有10位美国纳税人的账户,但只有其中一位自动申报了上述信息,国税局也能据此作比具他九名纳税人没有按规定申报的断定。
这就有点符合一个被称为囚犯困局的博弈论。
在囚犯困局的情形下,警察在犯法现场当场罪获了两名嫌疑人。警察将上述两名嫌疑人拘捕并把他们投入两间不同的审判室,让他们相互无法通气。
警察差异告知两名囚犯他没有控制本质性证据,所以如果两个人都说明自己是无辜的话,他就会被迫把他们释放。如果其中有任何一位囚犯认罪,警察就会要求法官对这名囚犯从轻发落以嘉奖他的老实坦率。不过,如果其中有一名囚犯认罪,另一名却说明自己无辜的话,警察就会要法官重判那名谎称自己无戛的囚犯。
理论上说,对两名囚犯更有利的情形是两人都说明自己无辜并且无罪释放。
但情形是,由于两名囚犯无法得知对方是否会这么说,正常情形下,一般人的理性选择是认罪并接收从轻处分的判决,因为担忧如果自己说明无辜的话,另一名囚犯有可能会承认自己有罪,而自己就会被重判。
就外国金融机构和美国纳税人之间关系来看,这一情形也同样实用。对双方好处有利的更佳计划是都不上报收入,但是,各方都会担忧对方会申报,所以方各自选择如实申报的几率会对比大。
目前,美国国税局对美国纳税人正在实施大赦。如果纳税人现身申报之前并未申报的离岸账户,那么他们在补交税款、利息以及20%的罚金后就能获得赦免。这要比国税局先找到他们的情形好得多。
如果我是国税局,我会找到申请赦免的100人,并列出他们所购置的金融产品,以及持有上述产品的外国金融机构。接着我会拉出上述金融机构进行FATCA申报每一分清单。
每个账户都有一名出售人员,这名出售人员的目的客户有可能是美国客户,或者说,至少有一名美国客户的想法是在FATCA公布的多年前,他们可以保存这个海外账户,并有可能回避纳税义务。
对每一份FATCA申报表来说,至少下列两件事情中的一件事会产生:没有FATCA申报,这种情形下国税局就不能正式通知这家外国全机构或所属的司法辖区未能恪守他们所做的申报许诺;或者另一种情形是,有提交过FATCA申报表,如果有FATCA申报表在手,我会拉出表上每位纳税人的纳税单,挑出没有自动报告离岸账户的人。
这就和交通警察一样,他们没有这么多警力抓获每个违法者。
但更终目标是让每个人都自觉遵照。抓到让其他所有人都遵照规矩的足够多的违法者是手段之一。
不仅如此,虽然把FATCA申报表上的信息和所申报账户的内容比较在上难度不大,我却不建议这么做,理由是这样会泄漏国税局的底牌。如果你的妄图是把所有账户的信息进行匹配,要是有人没有收到合规通知书,国税局不自觉泄漏的信息就是你是清白的,而且有可能逃脱纳税申报的要求。
与洗钱不同,在你服务的客户群中,洗钱的个人或实体被抓获并受到处分的几率对比较低,而且反洗钱的合规标
准事实上取决于当地监管机构的裁决。而实行FATCA的美国国税局却控制着足够的数据来显示当事人是否合规。
不仅如此,其中牵涉到的都是真金白银,每抓获一次逃税行动,都意味着日益枯竭的美国政部会有一笔额外收入。所以必需未雨绸缪。

海外账户纳税法案及其反馈机制

部分文章大数据机器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强烈推荐一家跨境电商独立站商家:点击这进入

恒通国际客服

恒通客服

业务知识

在线留言

请填写以下信息与我们取得联系,带*是必填项

(4) 留言评论